淩辱女友異界武俠版

时间:2019-06-30 17:26:49

武莊,今日張燈結綵。

  作為繼承人兼獨子的我要成親,場面那一定得是夠大的。幸虧武家與蘇家老祖宗們關系好,兩家隔的近,不然光接個親就得半天。我這慶幸著呢,結果晚上酒席才是最折磨人的。

  老爹早些提醒過我,在坐都是老江湖,酒席上別吃解酒藥,別用內力逼酒。我當時就應下了。結果……

  「嘶——」我抖抖身子,把內力逼出來的酒氣散去,旁邊是我的新娘子。這世界婚禮不算複雜,就是要喝的酒有點多,我這險些喝斷片,錯過大好事。

  我輕輕掀起新娘子的紅蓋頭,燭火下,娘子的臉頰艷茹桃花,散發著莫大的吸引力。

  「雪兒~」我輕呼著雪兒的名字輕輕地抱過去。
  雪兒毫不抵抗,任由我摟著她,吻住她的唇。雪兒的嘴唇又軟又嫩,我一直親到她微微氣喘地軟倒在我懷裏。我倆的心跳急促,聲音交織在一起,在我這強化的聽力下格外清晰。

  「相公~酒~」雪兒的聲音綿軟,哪有半點清冷的樣子。

  對,險些忘了,還有交杯酒,這可是最重要的事。

  我與雪兒把酒喝了,輕輕扶著雪兒躺倒。

  雪兒害羞地閉上眼,準備與我做那羞羞的事。但不過幾個呼吸,雪兒的呼吸便平緩了下來,像是睡著了。

  「雪兒,雙手環住我頭。」我輕輕試探著呼喚一聲。

  雪兒毫無反應。

  我隔著衣服捏住雪兒的乳頭,她沒反應。我又揉捏一番雪兒的下體,雪兒也沒太大反應。

  成了!我心情一陣激盪。

  我走到牆角,在一個不起眼的位置一按。一陣不明顯的摩擦聲中,牆角這打開個小門,我的四個兄弟挨個輕手輕腳地鑽了進來。

  ……

  幾個月前,我閑得蛋疼,淩辱女友之魂又不知為何熊熊燃燒,於是我就把前世看的幾位大大的淩辱女友文改個環境背景印了幾本散發出去。我這可不只為造福廣大淫民,這幾本書上我都暗暗留有多半只有我這強化過的鼻子才能聞得到氣味。原想著多在外面走走,說不定就能碰著個色友,然後嘛就看情況行動了。結果我幾天裏在我幾位兄弟身上都聞到這味了……

  咦?還有這事!

  我又趕出來幾本淩辱女友文換個味散發出去。隔日,我就在兄弟們身上都聞到了。

  我之後隔些日子就發幾本,次次都能在我這幾個弟兄們身上聞到味。於是之後不久,我一狠心就和兄弟們攤牌了。

  我們一番交談,幾人都有這方面的意向。我就起個頭,策劃了這次淩辱雪兒的行動。

  ……

  言歸正傳。

  我招呼兄弟們過來,然後關上暗道門。我這房間還有我兄弟們今晚住的客房都是特制的,關上門之後隔音性超強,不論你在裏面怎麼S還是M,外面都聽不見屋裏的浪叫。

  「呃咳。」我假意輕輕咳嗽一聲。兄弟們目光齊刷刷移過來。

  幹!這些牲口們激動過頭了。

  我看著最小的劉蘊,問:「老五,這藥沒問題嗎?」

  老五運起輕功「唰」竄到床前,拿出個小玉瓶,拔開塞子,在雪兒鼻子下晃了兩圈。

  「沒問題了!這種迷情藥除了使用麻煩些,沒有任何缺點。」老五忙完了回我說。

  「沒錯!這藥無法發覺,中了的人會發情,第二日醒來卻彷彿無事發生一樣,什麽都不記得。」不知為何,老四(李豐)好像深有感觸似的接著說了句。

  先不管老四經歷過什麼。

  我來到雪兒的身邊,緊張的咽了口唾沫,伸出手解開雪兒衣服的扣。然後我聽到四次口水吞嚥聲……

  幹!這四個牲口!

  我手腳不麻利地脫掉雪兒的嫁衣、褻褲、肚兜,露出雪兒光潔的雙肩、雪白挺翹的乳房、粉紅的乳頭、筆直修長光滑的雙腿、圓潤的腳趾還有粉嫩無毛的淫穴……幹!雪兒居然是白虎(這邊沒剋夫一說)!新郎親手把新娘子扒個精光,把新娘子無瑕的肌膚暴露在其他人眼底下……我感覺要爆發了!

  我默默脫完雪兒的衣裳,轉頭一看四個兄弟都圍上來了。他們就這麽看著雪兒的裸體,眼神像是舌頭一樣從頭舔到腳。

  「咳。」我咳嗽一聲,「都脫了吧。」

  我們五個唰唰一脫,露出五具鍛煉後精壯的身體……還有五根怒刺朝天的大雞巴。

  這就是一會兒要插進雪兒身體裏的……我這麽一想,興奮得雞巴跳了跳。

  「怎麼來?」老大(趙鑫)先問。

  我艱難地咽了口唾沫,說:「先一人一回,比比大小,從小到大來。」

  我說的是雞巴大小。

  這麽大概一比,最小的老五雞巴也有手掌長、兩三指粗,最大的是老三(牛競)的,居然有四指粗、一個半多手掌長。老四的雞巴僅比老三的小一點,這個小白臉居然還有這麽雄厚的本錢。我跟老大的差不多,老大自覺排了我後面。
  所以先後順序就是老五、我、老大、老四、老三。這順序是上我新婚妻子的順序,這麽一想我就好激動。

  「來吧。」我說。

  老五緊張地坐在床邊,問我:「我要怎麼做?」

  「只要別太粗暴,怎麼做都行。」我頓了頓,「我找你們來就是叫你們肏雪兒的!沒關係!上!」

  老五轉身從地上衣服里掏出個小瓷瓶,倒出點看著略粘稠的液體,然後抹了雪兒陰戶上,又伸進指頭去抹了一點。

  雪兒「嗯」地輕哼了一下。我一驚,雞巴卻跳了跳。

  「沒事,正常反應,會叫出聲的。」老四這麽說,眼睛卻目不轉睛地盯著雪兒看,哪有半點羞澀內向的樣子。

  我興奮地看著老五在雪兒身上操作,問他:「這是抹了啥?」

  「催情藥,順帶潤滑。」老四回答我。

  老五一隻手一直在愛撫雪兒的下體,偶爾插進一節手指;另一只手揉捏著雪兒的一只奶子,時不時地揪一揪奶頭;他用嘴吃著雪兒的另一只奶子,用牙咬著奶頭。奶頭挺起來了就趴在雪兒身上吃另一只奶子。

  雪兒的奶子不算太大,我一隻手剛好掌握,但是形狀、彈性很好。我在旁邊欲血沸騰,問他:「老五,你怎麼玩女人這麽熟練?」

  老五從雪兒奶子上抬起頭,說:「在侍女身上學過一點。」

  然後老五起身,跨上床,騎在了雪兒的身上,雞雞摩擦著雪兒的陰戶。這種其他男人騎了自己女人身上的感覺,真是讓人亢奮!

  「二哥,我真的幹了?」

  「快幹!快肏雪兒!肏你嫂子!」我性奮地給老五打氣。

  老五的雞巴開始在雪兒的陰戶上來回蹭著,龜頭擦過時頂進去一點,然後抽出來繼續摩擦。這麽來回幾次之後,老五的龜頭頂在雪兒的小穴,緩緩地插了進去。

  「啊!」雪兒昏迷著發出一聲不知道是痛的還是爽的叫。

  插進去了!插進去了!我在心裏激動地叫。

  老五一路直插到底,雪兒也跟著叫了一聲「啊~」

  再看老五雞巴和雪兒小穴的結合處,老五的雞巴已經全插進去了。

  「頂到頭兒了!」老五說,然後把雞巴慢慢抽出來一半,帶出來些粉紅色的液體。

  雪兒被肏了!雪兒的處女被吃掉了!雪兒被我出賣給兄弟肏了!

  我滿心這種性奮的想法,雞巴險些直接射出來。

  「啊~」雪兒又叫出來,這是這叫聲怎麼聽怎麼淫蕩。

  這是老五又插進去了,雞巴狠狠灌入雪兒的小穴深處。

  「好緊!好爽!二哥,嫂子的穴好爽!嫂子真的好緊啊!」老五邊抽插著雞巴,邊說著讓我超性奮的話。

  「嗯~嗯~啊~嗯~啊~」雪兒和著老五的抽插發出令人血脈噴張的呻吟。

  「不行!在吸!在吸!要射!不行了!要射了!」老五抽插越來越快,看來是堅持不住了。

  「射了裏面!射了雪兒小穴裏!射了你嫂子處女淫穴裏!」我好像比老五更激動似的叫喊著。

  老五狠狠地插入雪兒小穴深處,抵住不動了。我隱約好像聽到「噗噗」的射出聲。

  數十息過後,老五才把雞巴緩緩地抽出來。雪兒也緩緩地恢復喘息。

  「怎麽樣?」我突然這麽問。

  「……很爽!穴很緊!一直在吸!」老五好像有些尷尬,卻又性奮地這麽說。

  「哦~」我迫不及待地換下老五來,騎了雪兒的身上。

  平日裏顯得有點冷的雪兒,此刻卻雙頰桃紅,微微喘息,彷彿是事後……哦,就是事後。一念及此,我下體硬的快爆了。

  我兩指撐開雪兒的小穴,很緊,有白色的大概是精液的東西緩緩流出來。

  我忍不住了,雞巴狠狠地插進雪兒在流著精液的小穴,一下子插到底。

  「啊~~」雪兒呻吟。

  真緊!真爽!真的在吸!想射!

  我心說不妙,急忙就想運功制止一下。

  「二哥!運功可是作弊啊!」老五瞬間點破。

  我訕訕地一笑,散去了匯聚的功力。

  然後我突然意識到,這不就好像我和老五在比什麼一樣,只是比賽用具是我的雪兒,內容是誰肏得好。

  幹!我要性奮到爆了!

  我只覺得雞巴一陣刺激,趕緊抓住雪兒奶子衝刺。不過來回十幾下,我就忍不住,射在了雪兒陰道裏。

  我有些尷尬。我之前還想說老五幾十下就射了,怕不是早泄。結果我更不堪,連二十下都沒有。

  「沒事。男人第一次都這樣。我當初跟你嫂子第一次的時候也不長。」幸好大哥給我解圍,「換我試試。」

  就是這最後一句……讓人性奮!

  我下來床,看著大哥騎在雪兒身上,然後直接插入。

  「嘶——真緊!」

  瞬間,我雞巴又挺起來了。

  「啊~~啊~啊~啊~啊~~」雪兒有節奏淫叫起來。

  我觀察著大哥的動作,似乎是一套武學。幹!說好不作弊呢?

  當然現在沒空管這些。

  看著大哥這麽抽插雪兒,我性奮得雞巴一跳一跳。

  大哥這麽騎著雪兒肏了幾十下,然後拖起雪兒白嫩的雙腿夾住自己腰,接著繼續肏。

  雪兒「嗯嗯啊啊」淫叫個不停,撓得人心裏癢癢。

  大哥又肏了雪兒幾十下,然後靈活地把雪兒翻轉過去,讓雪兒背朝上,趴了雪兒背上一聳一聳地接著幹。

  然後大哥又換側躺,讓雪兒奶子面向外側,從後面幹。

  肏幹幾十下之後,大哥把雪兒抱在懷裏,面向著我們,坐在床邊,向上一頂一頂的,雪兒的奶子就跟著一蹦一蹦的,看的人口乾舌燥。大哥這麽頂了近百次,然後狠狠頂到底,射在了雪兒陰道最深處。

  「啊~~~」雪兒悠長地淫叫一聲,似乎是高潮了。

  老四直接從大哥懷裏接過雪兒,老大的雞巴拔出來的時候帶出來一攤精液。

  老四把雪兒放平躺在床上,將他那根碩大的雞巴對準了雪兒的小穴,但是因為太大了,死活插不進去。

  我急忙坐上床,抱起雪兒雙腿來,兩隻手幫著掰開雪兒粉嫩的小穴。

  「插進來!」我嘶啞地吼著,看著老四的大雞巴一點點地沒入雪兒的嫩穴。

  「啊!!!」雪兒爽的大叫。

  「嗯!」老四也一聲悶哼,「要射!」

  老四莫非是銀樣蠟槍頭?

  我性奮地看著老四緩慢地抽插雪兒的小嫩穴,感受著雪兒光滑的背在我身上摩擦的快感,然後就覺著老四似乎顫抖著射了。

  「呼——三哥,換你!」

  老三從雪兒體內抽出了那根絲毫沒有變小的雞巴,大量的精液從雪兒小穴里淌了出來,流向菊花。

  老三從床上直接抱起雪兒來,我也跟著起來,雙手分開雪兒修長的美腿,掰開她的淫穴,對準老三巨大的雞巴放了下去,似乎是插到雪兒陰道最深處了,老三的雞巴還露在外面一節。

  「啊——」雪兒昂起頭,呻吟著。

  老三開始一顛一顛地瘋狂肏幹雪兒,怕不是次次直抵雪兒花心,雪兒爽的淫叫不停。

  我感覺更爽!在黑熊似的老三的懷裏,雪兒就像只小白兔一樣嬌小玲瓏。而此刻,黑熊正在毫不憐惜地蹂躪我的雪兒,視覺上和心理上的衝擊讓我險些爆射。

  老三站著肏著雪兒,邊走邊肏,這麽來回繞著屋子走了近十圈,怒吼一聲,狠狠插到底,不知道是不是插進了子宮裏,雪兒被插得大張著嘴吐出舌頭,一看就是爽翻了。

  老三一拔出雞巴,「啵」地一下湧出一大灘精液,雪兒身上散發著淫靡的光。

  我的新婚妻子就這麽被我出賣給我的兄弟們輪番內射下種了!

  我再忍不住,衝上去插進雪兒淫穴裏。雪兒壓在老三身上,奶子都壓扁了,充血的鮮紅色奶頭在老三身上摩擦。

  剛被老四老三那大雞巴肏過的雪兒,小穴沒有一開始那麽緊,但也緊篐住我雞巴。這種剛剛被人肏鬆了的感覺更讓人瘋狂。

  我抽插近百下,再次射到雪兒嬌嫩的小穴裏。

  ……

  夜,還很長